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凌辱女友 第24章 澳门春宵

时间:2018-02-08
转眼间就过了几个月没有写「凌辱女友」,累了各位大哥久候,小弟实在过意不去。不过请大家放心,小弟并没有放弃「凌辱女友」这个特别嗜好,因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个平时清清纯纯漂漂亮亮的心爱女友被其他男人淫辱,我就兴奋得大脑和鸡巴一起充血,我有时也怀疑自己的脑袋和鸡巴是不是同一个器官,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合拍?
  虽然我每天都在挖空心思地想办法让女友被其他男人享受玩弄,这三个月在我女友身上也发生不少大大小小的「意外事件」,但就是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让我好好的记录下来,当然有些是重覆发生的,好像在公车上故意让女友被其他男人挤迫,有几次还被人家拉起裙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色狼那么大胆,可能是我女友胆小怕事吧,所以被人家得寸进尺)虽然当时是很兴奋,但写来写去都一样,大家看了也会闷,所以就不再重覆写出来。
  大家都知道,我向那个好色的房东辞租之后,就暂时搬回家里住,当然不敢公然写这种凌辱女友的经历.妈妈每天都在家里,她也是懂得用电脑啊,给她看见我的文章,一定给她骂死(她从来不打我,应该不会把我打死吧)。尤其是那两篇「号外」:「爸爸秘藏的手稿」、「爸爸秘藏的声带」,半真半假把妈妈也写成色文的女主角,遭受其他男人的淫污,被人家操干时还那么淫蕩。
  我当然担心被妈妈发现这些色文,担心她看了之后会有什么感想,担心里面那些情节会使妈妈潜意识里喜欢上这种变态的行为,我会不会间接引诱她爱上被其他男人的调戏和淫辱?万一妈妈无意识地做出放蕩的行为,被男人骗上床或着拖到巷尾壁角淫弄一番,我就罪不可恕了,害了爸爸无辜戴上一顶绿帽。
  就因为这样,我就只能等候时机,一小段一小段慢慢写,自己也觉得写不好,结果等到「橘子黄了」兄贴出《凌辱女友橘子版(一)慾望的萌生》,他写幻想她女友小婷在教室里被他的好朋友姦淫,把那种幻想的场面刻划得很生动传神,我才知道什么是精品,也觉得自己写得太烂,但「凌辱女友」始终是我的嗜好,我继续慢慢写,等到橘子兄贴出第二章《凌辱的开始》,把他女友在电影院里被三个男人轮流姦淫的情景写出来,我看得几乎流出鼻血来,刚巧我女友也曾经在电影院里被男人玩弄过,所以我在看那篇大作的时候,脑里面就好像觉得是自己女友的遭遇,看完之后忍不住大打手枪,精液乱喷。结果呢,又是没空写自己的「凌辱女友」。
  好吧,闲话不说了,回到正题来。这次先讲讲今年年初的事情,至于这几个月的事情,日后有时间再写一些「短篇」吧。今年年初,我和女友去澳门旅行,那时我公司的生意淡了下来,于是趁机请了假,连着一个週末,参加一个澳门、珠X、中X四天旅游团.嘿嘿,不用说,我又让女友有「艳遇」了。
  航机上温度比较暖,加上轰轰轰的引擎噪音,我都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要是女友坐在我身边多么好哇,可以依在她肩上、身上,甚至她酥软的胸脯上,可是我身边却是个团友。我女友坐在我后面两排的窗口座位上。
  为什么我们在飞机上要分开坐?不是那个领队小姐乱编排,要怪只能怪是我两星期前乱胡说话把她弄生气了……
  两星期前的一天我跑到女友家里去接她,她已经穿着一套新买的深蓝色衣裳,上身是白色衬衫加一件深蓝色外套,下身是深蓝色的百摺裙,还穿着一对长长的象鼻袜子,这种服装真像是校服呢,ㄝ,好标緻哦!
  「我的好霞霞,你这样还真像个高中生呢。」我不是在哄她,她真的穿得很好看,再加上她那副幼齿可爱的样貌,如果不认识她的人,一定会相信她是个高中女生。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爱,很漂亮?」女友最喜欢人家称讚她,在脸蛋旁竖起两只手指,一副装可爱的样子,使人觉得更加迷人。
  好家伙,这时家里只有我和女友两个人,一团慾火突然在我内心里燃烧起来,我向女友扑过去,把她栏腰抱着,她给我吓了一跳,但很快知道我这个好色的男友想要干什么,说:「不要,快放开我,我还是个高中生,你要对我干出什么事?」
  虽然嘴巴这么说,但手脚却柔软无力,欲拒还迎的样子。
  女友跟我交往这么多年,当然知道我我特别喜欢她这种「欲拒还迎」,也知道我喜欢「姦淫」她,所以她嘴巴虽然说不要,但身体却没有拒绝我,我就装成陌生的色狼,对她恶狠狠地说:「小美妹,你不要挣扎,我等一下给你爽爽!」
  我说完就把女友的百摺裙掀起来,原来这种百摺裙是这么容易掀起来。咦,女友裙底的春光果然里外相呼应,连内裤也是女学生用的那种棉内裤,本来是丝质小内裤比较性感,但这时这种棉内裤却有种异常的诱惑力,我爱不释手地摸了上去。
  女友叫了起来:「喂,大色狼,快点放开我,不要摸人家的小屁屁!」
  女友还真的会引诱我,她说完这句话,我就更加想摸她那很有弹性的屁股,女友是不是故意用语言来引诱我的动作?我在她两个屁股上摸了几下,就从中间的隙缝摸了下去,用手指不断挤压着她两腿中间那柔嫩的地带,我女友全身有点发抖,很快给我按成一条小凹缝,那处里面就是我女友她最隐私的小蜜穴。
  「啊,你这大坏蛋色狼,连人家的小鸡迈也玩弄,我爸爸妈妈还当我是个宝贝,你怎么可以这样胡乱摸弄人家啊?」不枉女友跟我这么多年,她现在已经懂得怎么会刺激我的性慾.
  「哼,我就是专门玩弄人家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我这时把女友按卧在桌子上,手指把她内裤中间部份往左边一拉,她那毛毛的小穴就露了出来,我的手指就往她那两片嫩嫩阴唇中间挖了进去,把她弄得全身颤抖,嘤叫了一声。
  我继续说:「嘿嘿,爸爸妈妈的宝贝女儿最终也会嫁人,你的小鸡迈最后还是要给男人玩弄嘛。」
  「啊~~嗯~~那我不嫁人那~~爸爸妈妈这么辛苦才养大我~~小鸡迈却要给别人玩弄~~」女友的小穴给我的手指挖了进去,她的淫水已经开始流了出来,我的手指就把她的小穴弄得啧啧有声,把她弄得全身酥软,趴伏在桌子上。
  「不管爸爸妈妈有没有辛苦养大你,小鸡迈最终还是要给男人玩嘛。」我继续玩弄着她的小穴,一边接着她的话题说,这时心里却突然一动,冲口而出:「难道你要把小鸡迈留给自己的爸爸玩弄吗?」当我说出口来,才暗叫不妙,这句话带着乱伦的意味,女友可能会跟我翻脸。
  「你……你这坏蛋大色狼,你怎么这样说人家?」女友给我的手指挖得声音都发颤,但好像没有动怒,还接着我的话题说下去,「我爸爸才不会像你这么好色,把人家的裤子就掀起来,挖人家的小鸡迈.」
  我看到女友没有抗拒这种话题,反正也说得热乎乎的,我也就顺势说下去:「你爸爸如果不好色,没有去搞弄你妈妈的鸡迈,你又怎么会生下来?所以说,天下的乌鸦一样黑,天下男人都好色,我好色,你爸爸也一样好色,如果你把小鸡迈留给他,他一样会像我这样玩弄你。」
  「爸爸~~真的像你这样~~那我就很惨~~啊啊~~上学就给你~~这大色狼玩弄~~放学回家~~就给爸爸玩弄~~」女友给我这个新话题弄得很兴奋,全身扭着,跟着我手指抽插的节奏扭动着,说话也开始迷糊起来,「爸爸会像你这样~~喜欢玩弄人家的小鸡迈吗~~?」
  我也很兴奋,伏下身在她身边,呵着气悄声说:「你爸爸不只是这样挖你小鸡迈,还会把他大懒鸟插进你的小穴里.」在我心中倒不是特地去说乱伦的话题,但只要说到其他男人玩弄我女友,我就特别兴奋,不介意是什么男主角,这一次想到的是我女友她那粗壮结实的爸爸,如果把他的鸡巴插进我女友的小穴里,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啊~~爸爸把大懒鸟~~插进人家的小鸡迈里~~不行嘛~~人家是他的女儿~~爸爸怎么连女儿~~也干~~」女友一边抗议着,一边却给我弄得高潮叠起,淫水汪汪直流,把她自己的内裤也漏湿了一片。
  我一不做二不休,又在她耳边说:「你爸爸不但干你,还把精液都射进你的鸡迈里,把你鸡迈都灌满了。」
  「那不行~~啊~~爸爸如果~~把人家肚子干大了~~怎么办~~啊啊~~非非~~人家肚里有了杂种~~是爸爸的杂种~~他把精液灌进人家鸡迈里~~很危险~~啊啊~~」女友迷迷糊糊说出这种话来,阴精喷得我满手都是,我知道她到了高潮,然后软软地伏在桌上喘气。
  她差不多喘了三分钟,才能回过气来,嘟起小嘴巴对我说:「你呀,就是趁着和人家相好的时候,胡说八道,把我爸爸也扯进我们两个人性爱的事情上,还讲人家跟爸爸乱伦,害人家脑里面幻想爸爸跟人家乱搞,你也不顾人家的感觉,那种感觉很不舒服,如果是讲你爸爸妈妈,你会有什么感觉?以后不准你这样乱说话!」
  我没听出她话里面已经有点不满,还笑嘻嘻说:「你的意思是下次不要讲你爸爸用懒鸟塞你鸡迈,要讲我爸爸塞你鸡迈吗?」
  这时我女友脸一红,把我推开,不跟我说话,我才知道她真的生气起来。
  我好言哄她,她才说出一句话:「我不跟你去澳门旅行!」哎呀,这次损失惨重,都怪我狗嘴长不出象牙,胡乱说话,把预先计划好的旅行破坏了。
  后来我特地去买一只她最喜欢的Qoo毛公仔给她,继续哄她,她也知道我已经请假,如果不去旅行就会浪费假期,她才心软下来,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她说:「可能我平时太迁就你,你喜欢什么时候来摸我、弄我、做爱,我都让你,你就越来越过份,当人家没有矜持那样。这次旅行我要罚你重新追求我才行。」
  结果,这次旅行,我们两个是分开报名,行李箱也是各自拿一个,那个领队小姐,当然不知道我们是一对男女朋友,飞机的座位自然也不会编在一起。
  飞机餐很难吃,我就不吃,只喝了一杯汽水、一杯热茶、吃了一包花生。
  经济座位实在太窄小,我这种高个子坐下来,膝盖都顶在前座椅背上,很不舒服,刚才喝水太多,膀胱倒是有点胀胀的感觉,去排排队拉拉尿吧。
  哇塞,去厕所拉尿的竟然排得这么长的队?算了,反正我可去可不去,就回头走向机舱后面,趁机看看女友是不是还在生气,会不会已经原谅我了?
  女友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可能太无聊,加上机舱空气不太流通,她已经闭起眼睛,好像睡了。她身边是个四十来岁的胖男人,看他戴的旅游章,应该也是我们的团友吧?他也低着头在昏睡着。可是他的睡姿也太差了吧?上半身欺过去我女友那边,连手掌也搭在她的大腿上,连手肘也轻轻地碰在我女友羊毛套衫胀鼓鼓的胸脯上。我心里暗暗骂女友一句:干你娘的,还在对男友生气!
  你要坐在这里给这陌生团友毛手毛脚才舒服吗?但我心里却有点兴奋.
  我们下了飞机之后,那个三十多岁的领队小姐带我们上了旅游车,她按房间的编排替我们分了座位,我女友她就和那个领队小姐一个房子,而我就和刚才那个在飞机上坐在我女友身边的男人坐在一起。他看起来像个做生意的人,头髮梳得油亮亮,身上还有一阵古龙水味道。
  我们很快就谈起话来,他说别人叫他「珍哥」,妈的,男人用「珍」这个女性名字倒是少见,他说小时候他多病,妈妈怕他养不大,所以用了女生名字。
  真难想像眼前壮得像牛的男人,小时候是个多病鬼!这家伙性格倒是很开朗,嘴巴还真会讲话,原来他平时经常来澳门做生意,他说参加旅游团比自己买机票还要便宜。
  他也问我为什么一个人来,我就说谎自己没有女友,想要出来玩玩找个对象。
  我还说:「干,这个团都没有几个像样的,连那领队小姐样子也很抱歉,哎……」
  他说:「也不一定嘛,你看前面那个小姐,好像也是单身来参加这个旅游团,生得不错,身裁也不错.」
  我知道他是指我女友,故意对他说:「去你的,你连人家的身裁也看得出来?」
  珍哥嘿嘿两声说:「干你妈的,不信我吗?告诉你,我可以称得上是女人玩家,我十五岁开始叫鸡,玩少女,后来还少妇、主妇也玩,在我胯下的女人我想也有上百个,给我稍微一碰,我就知道她的身裁怎样!」
  我咋咋舌说:「你有碰过她吗?」我顺他的话题说下去,也想知道这家伙有没有碰过我女友,是不是刚才我在飞机上看到他把手肘轻碰我女友的胸脯。
  珍哥就压低声音对我说:「干,这个女生刚才在飞机上坐我旁边,后来睡了,我就偷偷摸她大腿,后来轻轻伸手过去摸她的胸脯,哇塞,还真大呢,她有点醒,我就缩回手来,但后来我交叉两手装睡,把身子欺过去,手掌就又按在她胸脯上,又轻轻摸捏她,她好像醒来,想要推开我,但我继续装睡,继续摸她,她也知道我是装睡故意在摸她,但她好像胆小怕事,不敢作声,还用外套遮住身子,连我的手也遮住了,我就更放心地摸她两个奶子。干她娘的,我有点后悔没伸手进她羊毛衣内,要不然就更爽了!」
  听他说着摸我女友的过程,我觉得一阵阵的剐心痛,但却有种很爽很兴奋的感觉.我真是变态了,听见自己心爱的女友被人家这样调戏凌辱,却感到兴奋!
  珍哥最后还鼓励我说:「这个女生不错,你单身她也单身,不妨追求她,有我帮你一把,一定马到功成!」
  珍哥这家伙简直是没有女友活不下去。我们第一晚就住珠X的一个酒店,这家伙到晚上就出去,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他对我眨眨眼说:「这里的姑娘素质不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当然谢了他的好意,他不知道我女友也是团友!
  那个领队小姐好像也有不少本地的朋友,晚上也没见影子,到十一点多才回来。各位色友,你们一定以为我就会趁机直闯女友的房间,跟她温存一下吧?
  猜错了,因为我女友还在生我的气,把我当成是陌生人那样,其他团友竟然没人知道我们已经交往四年多的男女朋友,他们以为我是个想追求她的年轻男生,最好笑就是有另外一个看起来比我年轻的小伙子,他叫阿礼,也对我女友百般慇勤,比如吃饭时替她装饭勺汤,好像也想追求她那样。我想这样也是正常的,我女友身裁算是相当不错,样貌更是纯美,以前在大学也很多人追求,只是后来她公开是我的女友之后,那些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生才慢慢少了。
  不过虽说女友不理会我,但我还是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关心,她经常向我这里看过来,我也经常看着她,怕她在一些比较崎岖的观光地方不小心跌倒。到了第二晚,我们住中X一个温泉酒店,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只是浴室里的洗澡水是温泉水而已,珍哥又对我说:「我又要出去找找中X姑娘,后生家要不要一起去?」
  我当然又是婉拒他,他笑嘻嘻说:「嘿嘿,我早知道你不会去,你这小子看上那个漂亮的小妹妹吗?看你们两个眉来眼去,我早就叫你去追求她,要大胆一点,时间不多了。」干,这家伙果然精明,早就看穿我和女友之间那种互相关心的眼神,只是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
  第三天早上,珍哥回来时给我一对小小铜铃,很小巧精緻,铜铃上面刻着不知名的古代图案,铜铃的里面还刻着两行小字:「茫茫人海有我知您心、红红尘俗唯我爱您深」,他摸摸他胖胖脸上的鬍子说:「这个叫知心铃,是中X这里有名的订情信物,不过参加旅游团通常都买不到,你别看很简单,这上面的图案每对铜铃都不相同,你要追求人家,就送她一个铃,你自己留一个。」
  我正找不到买什么礼物送给女友,这对铜铃绝对合用!
  珍哥看我还有点犹豫,就说:「你要有信心,看你的样子也挺帅气,我看那个小妹妹这两天也经常看你,看来她对你也有些意思吧。」我当然是千多谢、万多谢,珍哥高兴起来,口沫横飞:「不是我吹牛,我像你这样年轻的时候,已经是情场老手,很多女生都栽在我手上,哈哈,我老婆也是给我骗来的。你别担心,我一定帮你把那个小妹妹追到手。」
  这家伙看来还有点本事呢,那对「知心铃」果然有妙用。当我们回到澳门时,我把其中一个「知心铃」送给女友,女友果然忍不住心里的喜悦,露出微笑,还悄悄对我说:「算你有诚意,我会考虑原谅你。不过我很喜欢你追求我那种感觉。」于是我们继续装是陌生人,只是我知道女友心里已经不再生气。
  去完赌场、吃完晚饭,我回到酒店房间里,珍哥开始急急忙忙洗澡,我跟他熟了,对他说:「喂,珍哥,你又要去找姑娘吗?」珍哥在浴室里哈哈笑说:「今晚不去找姑娘,我会留在澳门一个月,姑娘可以慢慢找。我今晚帮你把那小妹妹追到手。」
  「不可能吧?我们旅游团只有四天,怎么可以追到手?」我也哈哈大笑,脱下衣服,等珍哥出来我就进去洗澡。
  珍哥从浴室走出来说:「只要男有心、女有意,时间绝对不是问题.」他接着在我耳边对我神秘地说,「最重要是把那个小妹妹弄到手,感情你们慢慢培养就可以了。」然后抬起头又说,「你今晚就约她,我带你们去酒吧,别忘记澳门这里我很熟。」
  本来约女友出去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不知道是不是自从上次女友生气之后,我就被她从「男朋友」的身份降格成「追求者」,今晚去约她,竟然还有点紧张。
  幸好女友一口就答应我,看来她也是捨不得我,我们冷战了这么久,她也不想再冷战下去,更何况我今天送她一个「知心铃」,她心里一定是甜滋滋的。
  反而和女友同房的那个领队小姐却对我女友说:「少霞,你真的要跟小非去酒吧吗?你们才认识三天咧,要小心一点喔,别喝太多酒。」女友答应她,当我们走出来时,我和女友才互相做个鬼脸,相视而笑,我们这次演技不错,没人知道我们是男女朋友的关係.
  珍哥带我们去一家小酒店的酒吧,那里的特色就是有很多流莺,我们三个人坐下不久,就有不少打扮性感的女人,向珍哥问需不需要女人陪喝酒。我女友在珍哥面前,又变回一个孤身旅游的小女生,一个刚刚和我初相识有意交往的小女生,喝酒的时候只是很矜持喝一点点.她今晚穿着长裤、羊毛衣,但脸色红红嫩嫩,笑起来漂漂亮亮,还有个小酒窝,我觉得她比那些穿得袒胸露臂的性感的女人更可爱。
  到了十一点,我女友看看手錶说要回去,我也赞成,女友就去化妆间,我就準备买单。珍哥有点心急说:「喂,后生家,你这么轻易放她回去?今晚是最后一晚,明天你们就各走各路,这么怎么能追上手?」干,老子皇帝不急,要他这个太监急?他不知道我们本来就是情侣,我们只要一回老家,她就仍然是我的女友。
  「那也没办法啊。」我装得好像不太懂追求女生那样。
  「当然是有办法!」他说完就拿出一罐像滴眼药那种小胶瓶,开了盖子,就在我女友那剩下半杯的PUNCH中滴了两滴。
  「你这干什么的?」我明知故问,那两滴一定是迷药。
  「她给你一小时,你给她一辈子。」珍哥笑得有点淫贱.
  我还继续装纯真,说:「这样不太好吧?」
  珍哥嘿嘿两声乾笑说:「后生家,你真单纯,追求女生要不择手段嘛,你把她得到手,跟她睡一觉,才慢慢追求她也不急嘛。」干,这家伙真的是不择手段,到底有多少个女生栽在他手里呢?他自己说也有上百个,但社会上像他这种人还不少吧?所以各位色友可要关照一下自己的女性家人,什么女友、姐姐、妹妹,甚至妈妈、阿姨,如果不小心碰到这种人,那就太不幸了,难免被他搞上手玩弄一番。
  我女友回来时,珍哥就说:「来,大家明天就各走各路,大家乾杯,祝你们这对后生家能够继续联络,以后请喝喜酒的时候,别忘了我这媒人公。」我们一起把剩下的酒精饮料喝了下去。
  我们乘搭TAXI的时候,我和女友坐在后座,药力发作起来,她就倒在我怀里,从她头髮散发出来的清香,使我开始有点兴奋.自从她生气之后,我们很久没做过爱,所以女友酥软的身体对我来说很是诱惑。
  TAXI停下来,我才看到我们不是回酒店,而是一种叫「时租别墅」的公寓。
  「你看,我想得周到吗?」珍哥哈哈大笑。
  「我看不太好吧?」我一边把女友从车上扶下来,一边说.
  「别担心,有什么事就算在老子头上,你今晚只要好好享受就是。」说完就进去交钱,办理租住。
  这家伙对我还算是一片好心,他替我设想周到呢,看来他是真心想要帮我把少霞追到手,只是手段太过卑鄙了。
  「来,我来帮你!」珍哥把我女友扶着说,「你多留一些力气晚上用。」
  说完露出神神秘秘的微笑。
  我们走进升降机时,我看到珍哥把我女友一条手臂扶搭在他脖子上,另一手扶着她的纤腰,我女友迷迷糊糊,不能支持自己的重力,整个人都倚在珍哥身上,酥软的大胸脯刚好贴在他的腋下,羊毛衣外套也翘了起来,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小蛮腰,珍哥的粗手刚好扶在她纤腰上滑腻腻的肌肤上。我心里突然一阵悸动,我心里的魔鬼说:好家伙,今晚要不要凌辱一下女友呢?我心里的天使却说:在这种陌生的地方,可不要乱来,否则后果很严重!我内心挣扎着。
  我们到了房间里,那房间实在很简陋,不过作为男女缠绵的地方,有一张床、一间小浴室就够用了。珍哥把我女友平放在床上,任由她的小蛮腰和小肚脐外露着,幸好房里有暖气设备,应该不会着冷吧?
  「还是算了吧,等一会儿她醒来,我们就很麻烦。」我继续像个初入情场的男生,装得很担心。
  「不要怕,我说过有什么事我来担当,我这里有很多朋友。」珍哥拍拍我的肩,然后接着我的手,走近床边说,「来,春宵一刻值千金,别浪费.」说完竟然抓着我的手伸进我女友的羊毛套衫里,去抚弄她的胸脯。干,这家伙,我隔着乳罩摸到女友酥软温柔的奶子,珍哥他也碰到了吧?!不过他很快就缩出手来。
  我心里燥热起来,可爱的女友这样软绵绵躺在床上,什么也不知道,房里除了我之外,还有珍哥这个好色的男人,是时候把她暴露一下,就当作惩罚她这两三星期对我冷淡吧!想到这里,我咬咬牙,就把她的羊毛套衫拉扯上去,哇塞,白嫩嫩的小肚皮肤在黄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她那两个大乳房从半杯乳罩外露出一大半,圆鼓鼓的,珍哥几乎看呆了说:「哇塞,想不到这小妹妹的奶子比我想像还要大呢!」说完还不禁吸一下快流出来的口水。
  我就在乳罩上摸上去,把女友两个奶子搓来弄去,还从下往上挤,把她的乳头从乳罩里挤了出来又缩了回去,珍哥看得两只眼睛快要掉出来。我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可爱的女友再也想不到在澳门这个陌生地方,还会露奶子给陌生男人看呢!
  「干你娘的,我也看得好兴奋!」珍哥说着,摸摸自己梳得油亮亮的头髮说,「好吧,你慢慢享受,我也要去找姑娘。明天别忘记答谢我!」说完就要离开房子。
  我刚想把女友的奶子暴露出来给其他男人看,珍哥却说要走了,我心里不禁有点失望。我突然灵光一闪,装得白白癡癡,把女友那个乳罩弄来弄去,说:「怪,这种罩罩怎么没有钮扣?」
  珍哥哈哈笑说:「我本来还想出去,让你自己好好享受享受。看来你还真不懂事!这个乳罩的扣子是在后面……」他走过来,把我拉开说,「还是让我来帮帮你。」
  珍哥把手伸到我女友的背后,动了一下,就把她的乳罩扣子解开,然后把她整个乳罩翻开,我女友两个又圆又大的奶子就在我们两人面前展露出来,干,她还一点也不知道,要是她知道给一个陌生男人这样剥掉乳罩,不羞死才怪!
  「哇塞,好奶子!我没见过这样漂亮的大奶子!」珍哥爱不释手,就在我女友的奶子上摸了一把,「这奶头也很漂亮」说完就在她的奶头上捏了一下。
  我女友虽然迷迷糊糊,但乳头是敏感的部位,给珍哥这么一捏,全身抖了一下,还「嗯」了一声。
  「坏了、坏了,她快醒了!」我装得像还吓坏。
  「你真没烂弗!」珍哥轻蔑看我一眼说,「我这迷药有一小时功效,还能刺激她八小时的性慾!你快点把她干了,她醒来的时候,见到生米煮成熟饭,就会乖乖跟你一辈子。」说完看看我,又继续说,「看你这么害怕,还是让我帮你把她脱光光,让你直接骑上去算了。」
  他说完就解开我女友裤带,干他娘的,看自己女友被其他男人脱裤子,那种感觉真有点酸溜溜,但却刺激非常,我的心脏跳得像要从嘴巴里跳出来那样。
  女友的外裤被他脱了下来,露出修长白嫩的玉腿,珍哥这时也有点急燥,急急地把我女友的内裤也剥了下来,哇塞,我亲爱的女友啊,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你连内裤也被一个陌生男人扒掉,你的阴毛都露了出来,你知道吗?
  我女友当然不知道!
  我的鸡巴胀得很大很痛,好像快要从裤子里冲出来那样。
  这时珍哥把我女友两条大腿弯曲勾起来,把她弄得M字型,干她妈妈的臭鸡迈!我女友阴毛下那两片阴唇都张开了,露出红嫩嫩的小穴肉,完完全全暴露在这个每晚都要召妓的男人眼底。
  「来,后生家,我已经把她脱光光了,你脱掉裤子就可以套弄她!」
  我就像学生那样听话,把自己裤子脱下来,露出雄赳赳的大鸡巴,刚才还看完自己心爱的女友被珍哥摸奶子、脱裤子,所以就胀得更大更粗。差不多有20CM长,这个我确实经常引以自豪。
  我看到女友这样赤条条躺在这种陌生的「时租别墅」里,无辜地让陌生男人看着,我已经有点受不了,一股热气全身乱窜.好!我今晚就在珍哥面前,好好地把自己可爱的女友干一炮,让其他男人也能看到她做爱时那种淫蕩的样子!
  我向女友扑了上去,把她抱着,粗腰侵入她两腿之间,大鸡巴在她胯间磨了几下,大龟头就朝她的小穴捅了进去。
  「哎哟!」我叫了一声,我实在太急燥了,可能是珍哥在一旁看着,我心里特别兴奋,忘了要和女友调情一下才进场,结果当我要插弄女友小穴的时候,才发现她小穴只有少许湿润,不能进入。
  「哈哈,后生家,你太心急了吧?」珍哥在一旁大笑,把我拉开说,「不能这样,女生要多调弄之后才能干!你来看我……」
  珍哥看来是窥视这个机会很久,他把我的位置佔用了,伏在我女友身上又摸又捏。这家伙是色情高手,很轻易就能调弄我这可爱的女友。我看着他两手很纯熟地摸捏着我女友的两个奶子,她两个奶子很柔软而且有弹性,他就故意轻轻地捏弄,让两个奶子蕩着弹着。他还特地揉搓她的奶头,我女友很敏感地发出「哼嗯」的声音。他很满意地点点头,手臂从下伸去,伸进我女友两腿之间,在她大腿两侧抚摸一会儿,再往她的小穴口摸去,我女友全身又颤抖一下,「啊」一声轻呼,原来这只老狐狸已经把手指扣进她小穴的门户,在她两片肉瓣上抚摸揉搓,中指就扣进她的小肉洞里,不久已经听到唧唧的淫水声,妈的,女友竟然在男友身边,被其他男人弄得淫水直流。
  「差不多了吗?」我还是像个无知的少年问着无知的问题.
  「还不行。」珍哥像个专家那样对我说,「女生第一次很难弄,我要帮帮你,你才不会早洩。」说完就用两根指头在我女友的小穴里里外外挖弄,我女友果然又「啾啾啾」地溢出阴精来,浸湿了大腿内侧和床单,这时珍哥才说,「来吧,后生家,可以插她了。等一下她醒来,可以会呼救,你不要怕,继续干她,她慢慢就会屈服。」
  珍哥让我把女友的双腿扶住,我看到女友这时小穴淫汁已经很多,干她娘的,她还是甜甜地昏睡着,完全不知道小鸡迈刚才被其他男人又挖又弄。我也觉得受不了,鸡巴胀得有点发痛,一定要解决了,于是我就把鸡巴插进女友的肉穴里,然后插弄起来,我女友的淫汁使我很容易抽插她的肉穴,里面又紧又暖,干女友的感觉实在是很好的享受。
  珍哥好像还没离开房子,他现在是在看我们两人做爱吧?他是在看着我女友赤条条,三点尽露,在床上妖精打架?这时我已经不顾得珍哥在做什么,只是不停地插弄着女友的肉穴,脑里面想着刚才珍哥手指在挖弄我女友的情形,一阵阵兴奋的感觉直冲大脑.
  「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骗老子!」珍哥突然在我身后咆哮起来,把我拉开用力推一下,「原来你早就是她的男友,为什么要骗我!?」
  我这时才回过神来,原来在我全力进攻女友的时候,珍哥从我女友的手提袋里找到她的钱包,可能本来想看看她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吧,可是却找到我和女友亲密的照片,我女友其实很爱我,即使是冷战时候,还是把我们的照片放在钱包里.
  「我……我……」我那时看到珍哥恶狠狠的样子,实在有点惊慌,连话也说得结结巴巴。现在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向他解释,只知道那时候我很尴尬,把自己喜欢凌辱女友的事情和盘托出,还说什么「看见你在玩弄我女友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兴奋.」
  「哈哈,原来世界上真有这种人!我以前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你女友这么漂亮,被人家干了不觉得可惜吗?「珍哥终于不再骂我,反而很高兴地笑了起来,」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可不客气了,换我上吧!「
  「不行,不行,药力就快过了,等一下她醒来就完蛋了。」我确实担心女友醒来,看见自己男友正和另一个男人一起玩弄自己,那我们什么关係都会完蛋。
  「那你就装被我灌醉好了,她看见你醉倒,也不会怪你!」珍哥居然想出这种办法。我心一想,果然不错,我装醉就可能继续看着女友被姦淫,而且女友也不会怪我。
  于是我点点头,穿好衣服后,装得很醉那样躺在床的一边,只是交待珍哥一下说:「你对我女友要温柔一点,不要伤害她。」
  珍哥说句「你放心好了」,就脱下他的裤子,从里面放出他那只大烂鸟来,哇靠,他的大烂鸟比我还要大,我以为自己20CM很了不起,他那根看来可能超过20CM,而且粗壮程度是我的1.5倍!
  他把大鸡巴放在我女友小穴口,然后把龟头慢慢撑开她的小肉穴,我女友本来只有一条小肉缝,现在给他的鸡巴撑得像个O字型。我心里有点不忍,但却兴奋得砰砰乱跳,干,反正我女友也不是第一次给其他男人姦淫,这次就让他来吧!
  来吧,就让你这大色狼好好操干我这可爱的女友吧!
  珍哥调节下半身的高度,把挺直的大炮垂直对正我女友的小穴,他两个屁股一夹,粗腰一沉,大鸡巴就一下子插进我女友的小肉穴里,「扑滋」一声,我女友全身一紧,给这个陌生的肥胖团友干得「啊嗯」叫了出来。珍哥慢慢又把鸡巴抽出来,又「扑滋」一声插进去,他双手朝我女友两腿一勾,大屁股向下沉压下去,「扑唧」一声,我女友又是发出「哼嗯」的呻吟声,两条修长美嫩的小腿就在空气中发抖着,「扑唧、扑唧、扑唧……」珍哥看来已经能在我女友那湿润的小肉穴里抽插自如,所以就连珠炮发几十下,在强烈的炮火攻击下,我女友的港口已经完全沦陷了,只能张着大腿,任由男人在她两腿之间蹂躝着。
  「怎么样,看着自己的女友被人家操干,有什么感觉?」珍哥一边伏在我女友身上蹂躝她,一边喘着粗气问我。
  「是……兴奋.」我真是有点尴尬,虽然我喜欢这种凌辱女友的感觉,但要我自己说出口来,实在是有点困难.
  「哈哈,真是世事无奇不有!」珍哥这时把我女友反转过来,让她伏在床上,然后挺着大鸡巴从她背后插进她小穴里,我女友那两个圆屁股就像弹性座垫那样,每次那家伙用力干压下去,立即有种弹性把他弹起来,让他再次用力干进去。他娘的,我女友这对圆嫩的屁股本来应该只有我来享受的,现在却给这个跟我相识三天的男人任意享受,那种感觉确是很兴奋.
  「你有这种心理,倒不如送你女友去做援交妹,像她这么漂亮,一定会有很多客人。」这家伙一边干着我女友,还一边用话来亏我,「我以前叫鸡都没有像你女友这么漂亮,起码做援交妹还有钱赚,我可以介绍一些朋友来给你,包你女友每天都有十个八个男人来操她。」
  其实他说的话只是想增加他自己的快感,我根本不用回答他,只是眼白白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两个圆臀给他抱起来猛插着,把我女友的长髮弄散了,盖在脸上,我只能听到女友像低泣般的呻吟声,她的肉穴却是给珍哥干得淫水直流,从小穴里流到大腿上来,阴毛已经一片狼藉零乱.
  珍哥又说:「哇塞,你女友可真是好干得没话说,屁股奶子都很好摸,小鸡迈又暖又紧,夹着我好爽,我的烂鸟头一定把她刮得很爽!」
  我这时装醉,没有答腔,珍哥却好像第一次接触到像我这种喜欢凌辱女友的人,所以他对这话题特别兴奋,像自言自语那样继续说,「后生家,你还有没有像你有相同嗜好的朋友,要介绍我一下,让我干干他们的女友……你亲戚有没有像你这种人?让我去找找他们老婆上床……你爸爸会不会也跟你相同,你妈妈要不要找人来干?我的大烂鸟够大,一定能餵饱你妈妈……」
  后来,珍哥也急喘起来,大鸡巴在我女友的肉穴里起码抽插几十次。
  「嗯啊……啊呃呃……」是我女友发出的呻吟声,声音跟刚才迷迷糊糊的低泣声有点不同。
  「怎么样,我的烂鸟比你男友还要大,还要粗吧?干得你爽不爽?」珍哥在我女友耳边说,「你们还想在我面前装不是男女朋友,哼,小非给我灌醉了,我还在干他的女友呢!」
  干!我女友醒了吗?珍哥还好像怕我女友不知道是他在干她,把她正面翻过来,勾起她两腿继续压着干她。我看到女友双手开始推着珍哥雄壮有毛的胸脯,嘴巴断断续续地叫着:「啊……不要干我……嗯……非非……救我……我被珍哥……强姦……」这种婉转的求怜声反而使珍哥更兴奋,粗腰又是一沉一沉,我看到他的龟头把我女友的小穴的嫩肉都反来挤去。
  我当然是不敢动,女友被奸说起来自己也有份策划,给女友知道就不得了。
  珍哥嘿嘿笑着对我女友说:「你想要叫醒你男友吗?想要他救你吗?」说完就伸手来推我,把我的肩膀摇来摇去说,「你想叫男友看看你被男人强姦的样子吗?」
  我女友忙拉着珍哥的手说:「不要嘛……求你……啊……不要叫醒他……
  不能给他看见……啊噢……「
  珍哥哈哈笑说:「那你就不要再挣扎了,好好服侍我!」
  「人家……现在不是……在给你干吗?……啊……还要人家……怎么样…
  …?「女友可能还受到药力的影响,被珍哥挑起性慾,就不再挣扎了,反而是抱着他壮实的背部,让他的重炮继续干着她的小穴。
  珍哥这家伙玩弄女人的经验丰富,我女友那里是他的敌手,他用九浅一深的动作,把我女友带上高潮,但又故意在她快要高潮时停下来,我女友给他弄得受不了,吃吃地叫着:「啊……你怎么这样……不要停嘛……人家还要……
  插……「她看来给珍哥弄得太动情,和平时清清纯纯的样子不同了,开始放蕩起来。我装醉看着女友在其他男人胯下淫蕩的样子,我差一点喷出鼻血来。
  珍哥还不放过她说:「你这小妹妹实在很淫蕩,我也不是你男友,也不是你老公,怎么要我继续插你?」
  「不要……」我女友全身扭动着,呻吟着,我以为她又想反抗说不要,但她接着说,「不要……不要紧……好珍哥……求你继续干……」
  珍哥见她的慾火慢慢冷下来时,又是一阵子强攻,鸡巴操弄我女友的肉穴,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我女友又给他干得呻吟不已,「好……好珍哥……
  你把人家……干得好爽……「
  珍哥知道我在看他姦淫我女友,故意用力搓弄她的两个大奶子,同时抽插着她的小穴,说:「来,轮到你主动了,给你男友看看你是多么淫蕩,我才会继续把你抽插得爽溜溜!」说完珍哥把她一抱坐在床边,我女友坐在他的大腿上,故意接近我这里,让我看得更清楚。
  想不到我那平时纯真可爱的女友这时被性慾沖昏了头脑,竟然主动地勾着珍哥的脖子,大腿不停地纵着,让珍哥的大鸡巴插着自己的肉穴,最可怕是主动抬起头,张开小嘴巴,让珍哥那鬍子嘴巴亲了下去,亲得她啧啧有声。
  我女友已经气喘吁吁,全身发颤,高潮一浪接一浪泛至全身,珍哥也气喘如牛,把我女友抱着连续抽插十几下,就把我女友推着跪在地上。我那个角度看不见发生什么事,只听见女友「唔唔唔」,接着「滋滋滋」,再接着「骨骨骨」的声音,我凭经验知道一定是珍哥把精液权在我女友嘴里,她还吞了下去。
  好不容易才完事,我兴奋得想立即跳起来,把女友按在床上干她三五次,但这事不能让女友知道,所以我只能忍着。
  珍哥却把我女友带进浴室里沖洗,不一会儿,我女友又是淫声大作,看来在洗澡时又给珍哥干一炮。珍哥那两滴迷药的功效还很大呢,我女友还肯给他又干一炮!我立即跑到浴室门边看进去,只见我女友趴在浴缸边,被珍哥捧着屁股,大鸡巴又在她的小穴里搅动着。
  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们出来,珍哥也自己先离开了,留下我和女友睡着,快到天亮时,我醒来,想起昨晚珍哥干了我女友几炮,兴奋地抱着女友,女友也从睡梦中醒来,我们热烈地做了一次爱。
  第四天早上,我和女友才回去酒店跟团友汇合,把那个领队小姐吓得目瞪口呆,她以为我们相识三天就在外面通宵过一晚,我女友很怕羞,忙解释我们早已是男女朋友,只是因为之前吵架才互相不理睬,现在又和好如初。
  回程的时候,领队小姐编排飞机座位当然把我们编在一起。我拿出那对知心铃说:「我们能和好如初,全靠珍哥这对知心铃。」
  我女友脸竟然羞红了,我知道她心里一定会想起昨晚被这男人淫弄的事情,又故意说:「人家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欠了人情债,什么时候还要答谢他呢。」
  我女友说,「你好怪,你还想要怎么报答他?」
  我故意说,「就让你以身相许吧!」
  「你这小坏蛋,嘴巴就是这样不乾净.」我女友的脸更红了,「你再胡说,我就不饶你啦!」
  我当然立即闭嘴,不想跟女友再吵架,但心却想:我也不是胡说啊,你昨晚不是给珍哥开销一晚吗?不是被他剥光光在床上姦淫吗?不是在浴室里再给人家干一炮吗?